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唯

 
 
 

日志

 
 

引用 【原创】文物部门敌不过开发商 宋元千年古粮仓遗址被高尚商务社区工地覆盖(杂谈)  

2010-07-13 16:49:18|  分类: 舶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心语【原创】文物部门敌不过开发商 宋元千年古粮仓遗址被高尚商务社区工地覆盖(杂谈)

文物部门敌不过开发商  宋元千年古粮仓遗址被高尚商务社区工地覆盖

 

蔡金安

 

有位考古所所长名叫“林留根”,他的名字“留根”的含义,就是要留住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可他最近痛心疾首,原因是他目睹了已入围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宋元千年古粮仓遗址被开发商强行毁掉,其损失无法估量。

2010年7月9日,央视《新闻1+1》播出《被强拆的“千年粮仓”》,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长林留根、特约评论员王锡锌教授和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徐苹芳接受了《新闻1+1》主持人的采访,现在介绍并分析有关内容。

 

一、古遗址与高尚社区发生冲突  开发商强制开拆

 

江苏镇江,历史上京杭大运河在此和长江交汇,并坐落着13座古代遗留下来的大型粮仓,它不仅属于镇江,属于中国,更是世界文化遗产,可如意江南却建在这片遗址上。

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长林留根说:在咱们中国1794公里长的大运河上,就没有发现像镇江宋元时期的这种粮仓遗址,所以这种遗址对咱们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是非常重要的,是见证大运河的历史作用的最重要的一个遗址。

去年,南京市博物院和镇江市博物馆发现了宋元粮仓、元代石拱桥、明清驿站和衙署,这也是镇江作为运河漕运枢纽的实证,该项目也因此入围了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考古学者的兴奋还没有过,2009年12月的一个夜晚,人在南京的林留根就接到了镇江大运河考古现场的同行打来的电话,说房地产开发商进场了。考古队员说我们顶不住了,工作没做完,他们直接就进场了,把考古挖掘的现场毁掉了,另外,把整个建筑区域全部拦起来,考古人进不去了。镇江市文管会的同志去执法的时候,他们就改用大型机械当着你的面,用大型机械拆。

当考古发掘和开发商推土机不期而遇时,在宋元粮仓入围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后,由于没来得及保护好挖掘现场,及时完成考古工作,该项目最终未能入选,更重要的是一处文化遗址还没来得及和世人见面就已经莫名地消失,这让众多考古专家和百姓除了无力还有着无处宣泄的愤怒。

 

二、官商一体的开发商牛气冲天

 

在镇江建设部门所设计的未来版图中,如意江南的建设是双井路棚户区项目改造的一部分,开发商镇江市城市投资公司总经理祝瑞洪正是镇江市建设局副局长,如今我们还能在镇江日报的网站上看到这位城市建设者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接受采访时,他用颠覆性来形容这次空前绝后的城市改造。35栋高层住宅,每户都拥有一个地下车位,80多部自动扶手电梯,将地上、地下联为一体,而连接之间,人和汽车各行其道,孩子可以自由穿梭。

牛气冲天的开发商现在已经把13个粮仓全部毁了。工地上非常繁忙,大型的机械在进行施工,地基已经挖下去。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林留根说:曾达成共同保护考古先行的共识,为什么作废了?就是因为在整个考古的过程当中,我们的文化部门、文物管理部门和开发商之间进行了很多次的协调,但是最终开发商很强势,他们代表镇江一个新兴城市的建设,考古好像是妨碍了现代化的建设。

特约评论员王锡锌教授说:我想林所长曾经看到的场景就真的很像前段时间热映的电影《阿凡达》里面那样一种场景,只不过这一次被强拆的是一个具有上千年历史的对中国考古文物具有重大意义、重大价值的文物,谁敢来拆这样的文物遗址?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就是开发商,而这个开发商可不是一般的,很强势,那强势到什么程度呢?开发商原来就是镇江市的城市投资公司,而这个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就是镇江的建设局副局长,所以在这里,之所以开发商这么强势,之所以他敢去,别人敢大声说话的文物,他可以用推土机给推掉,那我想就是当地政府用强权。这个强权背后我们又看到,他有一个新的规划,这有一个所谓的颠覆性,他想要创造历史,但是却毁掉了一段历史。所以我觉得开发商的强势是他大胆的原因。

 

三、政府和开发商出尔反尔  争分夺秒开拆

 

“国家文物局和江苏省文物局已就千年粮仓等重要遗址的保护提出具体要求,要求尽量原址原地保护。当地政府部门和建设施工单位也表示将采取调整施工方案等措施,尽力保护运河沿线这一十分重要的遗迹。”这是今年1月媒体的报道,然而政府和开发商一边答应保护,一边争分夺秒开拆。

王锡锌说:

这里说起来非常有意思,因为这里的文物从考古界的专家的认定来看,它的价值非常重大,一旦价值很大的话,特别是如果真的入选了2009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这个文物可能就需要保护了,如果文物需要保护,特别是宋元时期的粮仓需要保护的话,那请问这里还能盖楼房吗?原来镇江市地方说的颠覆性的变革恐怕就得放在一边,就得让路了。因此从策略上来说,可能当地之所以这么拆,拆得这么快,拆得这么彻底,其实应该说他们是意识到了这就是文物,他要做的就是我不能让它成为真正的文物,因为一旦成为文物,楼房盖不了,钱赚不到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赶在你还没有来发掘之前,还没有来认定之前,我先把它拆了,拆了以后,你没法认定了,所以我的楼房还是可以照样盖起来。

的确我们今天对城市旧城改造,应该说很多城市都应该多参与,但是城市改造的一个根本性目的,我觉得是让城市变得更美好。城市变得更美好,不仅仅是居住的,也包括精神的、品位的,所以像镇江这样一个历史古城,它有这么大一个重要的发现,本来保护它也可以让城市变得更美好,而这种改造无非是解决居住的,特别在这里,这个改造本身可能也需要打个问号,因为它是由原来的旧城,改为高档的,具有颠覆性的高档社区,那么它实际上可能还是一个,应该说是一个地产的开发。在这种情况下,商业的开发,遭遇到这种文化,其实文化也是一种利益,对城市的发展来说,它是一个城市的利益,如果破坏的话,其实就像我们刚才考古的专家说的,它损失是非常巨大的,只是城市的建设者和管理者,只是考虑到他的任期内,眼下的利益,至于长期损失有多大,对这个城市整体的品位损失有多大,甚至对国家的文物的保护损失有多大,可能未必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我们国家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故意或者过失损坏国家保护的珍贵文物,构成犯罪。我们还可以看到,《刑法》也有一个规定,如果损毁文物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如果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但是恰恰这一片文物区,它并没有定义为全国的或者省一级的,所以这也是当地的开发商,包括背后的政府,它可能就想到,如果说真的成了文物,受到法律保护了,那可能我再动它,不仅仅有规划部门要重新规划,而且你真的损毁了,会有法律的制裁,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先拆了,拆了以后,既然还没有被认定为文物,你又如何按照法律来追究我的责任呢?

林留根说:他们的进度很快,知道你要考古,他们是紧锣密鼓加快了他们的建设步伐,最后毁的时候,本来他们是手工在拆,镇江市文管会的同志去执法的时候,他们就改用大型机械,当着你的面用大型机械拆。就是这样,很猖狂嚣张。

 

四、千年文物被毁,文物部门为何束手无策?

 

林留根说:前段时间我到镇江去,看到镇江的城墙,进门口就写着“拆掉一个旧镇江,建设一个新镇江”,一个历史文化名称,用这样的口号来进行建设,叫人感到很不可思议。他们的领导可以做一个开发区的领导,但是他不能做一个历史文化名称的领导,他配不起这个名城。

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大型工程建设,要先考古,根据考古结果调整设计方案,报规划局审批后才能开工,那么此次镇江如意江南的改造有没有依法实施呢?

当时一发现这个文物的时候,(镇江)政府就给文化局下命令,文化局给博物馆下命令,(博物馆)给考古队下命令,说不能把这个情况向外面通报,他们如果对外面透露一点消息就会被开除处分。

事实上,镇江不仅没有事先取得当地文物考古部门的许可,而且接连闯过国家与省级两道文物部门的关卡。2010年1月8号,国家文物局正式发函提出保护要求,1月23号,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司长会同林留根在内的省文物局专家,一同赶赴现场,要求整体保护,当天晚上双方就坐下来开了一次座谈会。当时座谈的镇江方面有:副市长、镇江文化局的局长、文管会的主任,还有城投公司的老总,也是镇江市建设局的副局长。他们的回应是:专家提的意见是对的,回去一定赶紧做规划,做完规划以后再进行工作,开始施工。

然而这次座谈会之后仅仅十天,施工单位就开始在遗址打桩。鉴于破坏加剧,江苏省文物局3月份再次召集镇江文物部门和建设单位相关负责人举办专题会议,达成考古先行,整体保护的共识。可是仍旧是一边答应,一边照拆不误。

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徐苹芳说:因为文物部门是归局长,归市长管的,他怎么能管呢?文物部门在市里边开会,在机关里边各个部门开会,都坐最后一个板凳,根本没有发言权。

职责是在这儿,所以它也没法办,你要是顶得太厉害了,它不让干,比如说这一次镇江就下令,市里边下令给文物部门,不许你往上报、反映,不许把消息给透露出去,你要把消息漏出去,它马上就可以撤你的职,你毫无保办法。虽然《文物法》有了,管理办法也有,但是最大的问题文物部门本身没有执法权。它只有督查权,你国家文物局虽然管全国的文物事业,但是你到省里去,你毕竟得通过省里的文物部门来领导,你去找别的部门,人家理都不理你。现在16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两千多,这两千多最后的管理和经费的支出,统统都发给地方政府了。国家文物局一没有执法的权力,你说了以后白说。第二你没有财政权,文物保护经费都在地方,都让地方来负担,这样的话,地方能听你的吗?不可能。

王锡锌说:我们原来老说碰到强拆的时候,物权法成了“无权法”,因为很多时候拿着物权法喊话也没有用,但是今天看来,不光是那些被拆的公民,我们看到文物部门也在讲自己没权,《文物法》虽然规定得很清楚,但是《文物法》拿起来没有用。刚才我觉得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的成员,她已经讲的很清楚了,一个是没有执法权,一个是没有财政权,我们都知道,一个机关要执法,那么首先你必须要有一些执行法律的权力。比如说对于破坏文物的行为能够制止,那么他没有这样的权力。更要命的是文物局跟文物部门,这些都属于地方政府财政供养,这时候如果地方政府来推动的项目,遭遇到文物保护,那么毫无疑问,我觉得文物部门,我们的文化遗址让路恐怕是没有悬念的。

 

五、明文的法律规定竟没有任何威慑力

 

主持人问:刚才您也把《文物法》、《刑法》相关规定拿出来,我们大家都看到了,为什么像这样的明文的法律规定也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呢?

王锡锌说:一方面是执行过程中没有硬的权力,就像刚才国家文物局的专家组的成员所说的。另外一方面,据我们看到一些报道,现在据说这个地方政府官员,因为破坏文物而受到《刑法》制裁的还没有发生过,那也就是说刚才我们所列的那两个条文,一个《文物法》的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款,还有一个《刑法》的规定,其实还在纸面上,真正要落实的话,特别是对于地方一些官员,无视文物保护,为了眼前的利益而破坏文物的行为真正进行制裁,还没有真正用过,既然没有用过的话,我为什么要害怕呢,我为什么会是第一个呢?所以它不能产生威慑。

 

六、反思

 

一边是大片的宋元时期的古代粮仓,跨越千年的历史,能够保留到今天,且入围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它的历史价值、考古价值都不言自明,而另一边是正在建设中的所谓最为高尚的现代商务居住社区,这二者狭路相逢谁会胜?这一个本来没有悬念的问题,在江苏镇江却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最终结果竟是:文物部门敌不过开发商,宋元千年古粮仓遗址被高尚商务社区工地所覆盖。

《文物法》、《刑法》明镜高悬,国家文物局和江苏省文物局已就宋元千年古粮仓等遗址的保护提出具体要求,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却为了眼前利益,阳奉阴违,出尔反尔,做出让人戳脊梁骨的无耻行为。当时一发现文物,镇江政府就层层下命令,不允许向外通报,否则就作开除处分。官商一体的开发商无所畏惧,顶风开拆。文物部门和文物工作者受制于地方政府,地位低下,人微言轻,法律对破坏文物的政府部门和开发商没有威慑力。人们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政府和开发商一面虚假承诺保护文物,一面紧锣密鼓地毁坏文物。这些都多么令人痛心疾首啊!

2010.7.12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