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唯

 
 
 

日志

 
 

【原创】 芳玉  

2010-06-07 22:37:07|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芳玉 - 唯唯 - weiwei and daisy
                                 (图片源自网络)

 打开门的一霎那,我看到了芳玉憔悴的脸和手上攥着的那支烟,她怎么还抽烟!我生气地想着。

客厅的沙发上,她坐那头,我坐这头,她知道我不喜欢她抽烟,而且,她说她戒烟快一年了。

她狠狠地猛吸一口后,掐灭了烟头,半截烟躺在烟缸里继续余烟袅袅。她向我这边坐过来,蹬着俩眼珠子在我脸上使劲来回瞅着,恨不能手里再拿一只放大镜过来。这时,她的俩大眼袋越发突兀出来。

“这十几年没见,咋你的脸还这么光溜?”

“孩子都读初中了,咋还穿这么时髦的牛仔短裤?你的身材咋一点没变呢?”

“还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你就受得了?”她指着门口我的凉鞋说道。对于她一连串的问题,我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微笑地看着她。

 

芳玉年轻时多漂亮啊!因为就没人说她不漂亮的。

芳玉是我很要好的同事,参加工作时一起进的公司,是一个让我喜欢且羡慕的女孩,因为她的开朗、她的漂亮、因为她高高的个子。

芳玉很会打扮,城市里最流行的元素总能第一时间在她的穿着里找到。

 

然而,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糊涂也是最迷人的。

她认识了一个美国男人。

芳玉没事喜欢泡酒吧,他们是在酒吧里认识的,那是一个叫‘蓝色天空’的酒吧,里面总是有很多外籍人士。

芳玉很快坠入情网,尽管我很反对,尽管她的家人很反对,尽管她的母亲对着她嚎啕大哭,都没能拉她回头。

美国人科尼是一所普通大学的老师,他所在的大学和武汉的某高校结为姊妹学校。此次,他是作为支教来到武汉当外教的,时间是一年。

工作之余,科尼喜欢到这个‘蓝色天空’来消磨晚上无聊的时间,再者,这里的外籍人士很多,有语言环境,他很放松。

科尼站在‘蓝色天空’的吧台旁,也是很打眼的,身高将近1.90,年近40的他,依然帅气,在众多老外中很是抢眼。

 

那一晚,芳玉在‘蓝色天空’喝了好多洋酒,那是一种带着奶油巧克力味道的酒,它可以让你在无比欣赏它的时候酔去。黑色的长卷发蓬乱地搭在芳玉的脸上、肩上、背上,这非但没让她显得狼狈,反而配上她那被酒精熏染的脸色,和扑朔迷离的眼神,显得格外艳丽迷人。

科尼注意到了芳玉,整个晚上他都在注意这个中国女孩,芳玉独特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他。

自那天一连几个晚上,科尼在‘蓝色天空’没有见到芳玉,这让他觉得坐在吧台旁喝酒是多么的索然无味。

周末的晚上,科尼终于看到这个让他想了几天的中国女孩。

芳玉穿着一件蓬蓬的雪纺裙连衣裙,裙摆刚好在膝盖上2公分,很好地修饰了她长长的双腿,深红和深灰色相间的花纹衬出脖颈的白皙,精致的黑色漆皮高跟鞋,让她越发高挑。这一切,让科尼蓝色的眸子发亮。

那天我也在,因为一个高中的好友过生日,我们相约到‘蓝色天空’庆祝。

那天玩得很晚,我因住得远,想提前离去,但被芳玉和好友们强行留住,说难得聚在一起,必定是要多呆一会的。

大家又玩起了摇色子,这时,注意方玉多时的科尼走了过来。

“我能加入吗?”他用让人难懂的蹩脚的中文问道。

大家一愣,正想他是打哪冒出来的,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能加入吗?”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可以啊,你拿个椅子过来吧。”芳玉咯咯地笑着:“有意思,冒出一老外跟咱们玩。”显然这句话科尼没听懂。

那晚,科尼被灌了好多酒,因为语言障碍,大家各自打着自以为能让对方看懂的手势交流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大家都喝多了。

最后,居然是科尼买的单,这让大家很是过意不去,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因为酒吧里的洋酒是很贵的。

过了午夜一点,大家才在酒吧门口拦的士纷纷离去,因为不和芳玉同路,我单独坐上一辆的士,回脸一看,芳玉还和科尼站在酒吧门口用手势比划着。

 

第二天在单位,我问芳玉是怎么回家的,她说,老外送她到她家的楼下,然后一脸的兴奋。

此后,芳玉几乎每晚都去‘蓝色天空’,他们的关系发展的速度让我惊讶,我不断地给她泼冷水,想让她清醒,但到最后,我发现芳玉见了我就绕道,我知道我的话没用了,也许那老外真的很好,真的打动了芳玉的心。

科尼支教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他要回美国了,要回到加利福尼亚。

他问芳玉是否想和他一起回国,去加利福尼亚?这个坠入情网,脑袋处在高温状态的武汉女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芳玉回绝了一切一切的反对意见,跟家里闹到了脱离关系的地步。在单位办好了离职手续,去出入境管理局办了护照。

她要跟科尼去美国,科尼吸引着她,美国诱惑着她,她走的那年28岁。

送她走的那天,看得出来她的笑容里有不自然的成分,她和家里完全闹僵了,家里没一个人去天河机场送她,只有我和几个朋友。

挥手送她入闸的煞那间,看着科尼牵着她的手,看着科尼菊花般的笑容,我的脸是僵硬的,属于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现在想来,有嫉妒的成分在里面,有酸溜溜的味道在心里。

 

这一别就是十几年,芳玉就像从四维空间里消失了,没有电话、没有书信、没有一切手段的联系,包括在她出国2年后,她母亲病逝她都没有回来奔丧。

 

“你肯定想知道我在美国这么多年怎么过的?”芳玉眯着眼看着我。

“当然,你就像在空气里消失了一样,我得不到你的任何消息。而且,令我不解的是:你母亲病逝你都不回来奔丧。”我的语气明显带着责备。

“因为,我没脸回来,我对不起我的妈妈爸爸和哥哥!”芳玉开始抽搐,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她扯过纸巾捂着脸不再说话,只有低低的啜泣声在客厅里回荡。

 许久,她仰起脸,眼睛看着天花板:“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等哪天我想说的时候再告诉你好吗?总之,我过得不好,不好!”t她使劲地摇着头,眼泪小溪般无声地流着。

“你还走吗?”我轻声问道。

“还走?”她冷笑。

“不走了,我这样还能走哪去,在电话里我跟你说过,我是回来看病的,同时也是准备死在这里的!”芳玉的语气是悲观的。

 

芳玉两年前就悄悄回国,我是一点风声都没有闻到的,她是回来看病的,她得了乳腺癌。虽然在美国有医保,但个人付出的费用还是很高的,而且,这个病不是一两天能好的。

回国后,医生让她戒烟,芳玉以前是不抽烟的,这应该是在美国培养起来的,而且烟瘾很大,芳玉靠着毅力戒烟有一年了。

她用自己在美国攒下的积蓄,买了一套50平的小居室,她说一个人足够了,她说她得有一套房子,哪怕再小也是自己的家,她已经漂泊够了,她需要安定。

她说,剩下的钱就用于看病,看到哪是哪吧,死就死了吧,死后就把房子留给在南京的哥哥,现在她的父亲跟着她哥哥一起住,而且,并不知道她已经回国,回到武汉。她要我一定守住秘密,她不想再连累家人。

 

她伸出手去拿烟盒,手在半途又停住了:“算了,等你走了我再抽。”芳玉的脸上依然泛着泪光,我递过纸巾:“还抽啊,你不要命了,你积极一点好吗?”

“在国外这么多年也不联系,回来了也不告诉我,居然两年后才和我联系,你这是干嘛?”我近似于吼了。我把我的愤怒喊了出来。

“前天,我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有扩散的迹象,一年内做了许多次的化疗,效果并不理想。”芳玉的声音平静了许多。

“你是我最信任的朋友,本来迄今为止我都不打算告诉你我回来了,并且得了癌症,但又一想,我不能死后都没人知道”芳玉抓了一下头发,摊开手掌时,许多发丝从指缝里漏了下来。

我惊异地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这才认真地打量着这个以前让我羡慕得不得了的女人,头发稀疏,身材臃肿,脸部松弛,中年女人的老态全写在她的身上。

我鼻子酸酸的,眼泪不听话的争先恐后地流了出来。

芳玉看到我难过的样子,反而轻轻地笑出声来:“好了,我今后有什么事情一定告诉你,再说,我也没有什么人可告诉了”她说完,情绪又低沉下来。我俩都不再说话,屋里静得只剩下墙上挂钟的滴答声。。。

我临走时,塞给芳玉一个信封,里面装有2万块钱,我知道她的病是无底洞,2万块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但那是我的一片心意。

 

又过了两个月,芳玉被迫切去了一边的整个乳腺。

又时隔一年,癌细胞迅速扩散,于早春三月去世。。。

 

 

后记:芳玉在住院期间,断断续续告诉了我她在美国的情况。她和科尼到了加尼福利亚,一年后便分道扬镳,因为科尼在酒吧又认识了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法国女郎。科尼离过一次婚,和前妻有两个孩子,孩子由前妻抚养,科尼每月必须支付抚养费。科尼一直不和芳玉办理结婚手续,导致芳玉的签证到期后,成了非法移民。

芳玉东躲西藏地打了3年黑工,期间哥哥打国际长途,告诉她母亲病逝时,她哭了一宿,打了自己一宿,对着东方磕了无数个头,她很想回去,可是,她回不去,第一没钱没路费,第二没脸回去。

打工时认识了一个美籍华人,由此人介绍嫁给了一个70多岁坐在轮椅上的老翁,也是美籍华人,隔年便拿到了绿卡。

芳玉凭着良心,无微不至地照顾这位让她拿到绿卡的老人,她说,看到这个老人,让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被自己深深伤害过的父母。

她和这位老人共同生活了8年。后来,老人因心脏病突发去世,遗产留给方玉的不多,绝大部分都留给了老人的子女,芳玉说一分钱不给她也是应该的,她说那8年里是她最快乐的时光,虽然很累,虽然她看上去就是个保姆、护工。

芳玉还说,如果她当年不去美国,也应该有正常的婚姻和家庭,那么,孩子也应该和我的女儿一般大了。

 

芳玉走了,可在我记忆里,仍然抹不去那个穿着雪纺蓬蓬裙的女孩。。。。。。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291)| 评论(7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